头条军事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头条军事 >

丁磊的普惠晚餐

作者:金沙 时间:2019-11-16 19:40

  大河报·大河财立方上海特派记者 丘眉 文图

  “今天有点冷,咱们喝热的吧。”

  这句话以及一幅两个男人举筷相对的照片,在10月19日自乌镇流出。这或许是2019年中国互联网最为标志性的一个截面。

  他们都为2019年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而来,夜晚在西栅景区一间小餐厅里,在一张原色两人宽长条木桌上相对,分坐于一条民间素朴的长条木凳子上。左边是网易创始人丁磊,右边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。丁磊的长裤捋到了膝盖以上。

  这是本年度唯一被捕捉的乌镇饭局。

  乌镇饭局,与2014年首届互联网大会同生,以丁磊为主线。第一年包含了中国互联网8位创始人;第二年扩大至11人;第三年再扩至17人;第四年,也即2017年,涵盖了20多位,有人笑称市值超过了5万亿元,占据中国互联网行业大半壁江山。也就是那一年,一幅在一个豪华包房里的大圆饭桌照片,使得乌镇饭局为天下知。

  不过,紧接着在2018年,饭局人数即已急剧下降至5人。再至今年,只余了李彦宏独对丁磊。而且,与其说是饭局,不如说是一次简餐。

  有人说,这是中国互联网遇冷的征兆。

  这个,还真不是。

  10月20日,世界互联网大会官方发布了重磅消息,宣布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启动。四川、河北(雄安新区)、浙江、福建、广东、重庆正式被确定为国家首批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。

  | 国家DT时代的元年

  “我们正在从以控制为出发点的IT(信息技术)时代,走向以激活生产力的DT(数字技术)时代。”这是2014年2月,马云在阿里巴巴的一封内部邮件中做出的判断。

  阿里研究院指出,“当我们将‘时代’的标签赋予某个时期时,一定是经济、社会风貌发生了显著变化。这样的标签将提醒我们与思想惯性做斗争,自觉转变观念,采取积极行动,顺应历史潮流。”

  DT时代与IT时代的显著差异集中体现在对生产力的深层次影响上。

  IT时代的工具集中体现为“软件+硬件”。软件是生产知识的具象化、自动化,一旦被定义,更新的周期较慢;硬件需要自行采购,投入成本大、运维难度高。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,均为购买者独享,既是构成竞争优势的基础也是摆脱不掉的负担。这一时期,排他性的“独有”是本质,自我控制、自我管理是目的。资金雄厚的大企业是经济的主导者,坐拥IT资源垄断,享受超额利润,抑制了创新,牺牲了社会福利。

  DT时代的工具突出表现为“云计算+大数据”。云计算通过专业化、规模化优势,提供了像水、电一样触手可及的计算能力,使用灵活、升级速度快、使用门槛低;大数据在数量、多样性、生成速度和提供价值上卓尔不群,电商、游戏、搜索、支付、地图领域的成功者,毫无例外是凭借对大数据的利用建立了相对优势。新时期,共享性“接入”是核心,开放、分享、互动是原则。拥有创意的中小企业、个人是经济中最活跃的力量,他们接入“云+网+端”新信息基础设施,利用普惠服务,发展了创新,延展着社会收益。

  “关于互联网经济的说法层出不穷,你要抓住根本。”2019年10月22日下午,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在“国资大讲坛”第十五期上说。

  他称互联网正在进入第二次信息革命,也就是数据革命,或者说是DT时代,相关的就是数字经济。

  | 要利他,要懂爱

  讲坛设在距离乌镇两个多小时车程的上海。高红冰并不是从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匆忙转场子过来。他气定神闲,穿着一件休闲黑色开襟毛衣、一条浅黄色休闲长裤以及一双黑白相间的运动鞋。

  高红冰出生于1965年7月,是云南省弥勒县人。1983年,他穿越了几乎一个中国的长度,从最南端抵达了最北端的吉林大学,就读电子科学系半导体化学专业。

  吉林大学所在的长春,迄今以“共和国长子”广为人知,被认为是过去的工业时代的“铁锈地带”之城。但吉林大学,在1976年即已创建了计算机科学系,1977年即在国内率先开展人工智能研究。“人工智能”在中国还是一个“明天”,也许是第三次信息革命。但人们更早就偏爱它,或许因为它听起来就很有人格,很温暖,不像“数据革命”这些仍然只有虚无的冰冷。更多各领域的先锋群体都在演绎着人工智能。他们喜欢它的另一个称呼,一个英文的缩语AI(ArtificialInteligence)。在高红冰演讲后的第九天,10月31日起,名为《爱·AI》的原创小剧场话剧将在上海上演。海报的中心,是一个穿着无袖贴身及膝红色小晚装的女士侧躺的背影,小V裸露后背上隐现的一道长及腰际的银线,以及脚踝上一串类二维码的纹饰,告诉你那是一位女机器人。她在发问:“AI,懂爱吗?”